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体育健身

龙狮送走李炎哲:活下去,比什么都重要

时间:01-29 来源:体育健身 访问次数:15

龙狮送走李炎哲:活下去,比什么都重要

   曾经的亚洲一哥广州恒大因为欠薪问题搞得一个头两个大,正在争分夺秒直播带货自救填坑以求能通过联赛准入限制。没想到的是,广州的篮球队也因为类似的事情搞了个大新闻。在CBA窗口期临近结束之际,广州龙狮打包李炎哲和王泉泽送到了新疆。虽然球员交易在CBA也不算什么新鲜事儿,但用郭士强一手提拔且本赛季刚成长为主力内线的李炎哲,换回来于晓晖和伊力福拉提两名边缘人,这样明显不是“等价交换”的球员互换着实让人有些大跌眼镜。李炎哲而且,从龙狮队教练和球员上下的发言都能够看出,他们也不能理解俱乐部为什么会做出这样“残酷”的决定。因为李炎哲不仅是龙狮队根正苗红的青训产品,而且因为一些特殊的家庭原因,他吃住,甚至过年都是在俱乐部过的,俱乐部等同于他的“家”,就像崔永熙在社交媒体挥别李炎哲说的那样,“我仿佛看到了一个被迫离家的孩子”。“还有一个苦心培养你成长到最后,看着你远走却没法做决定的父亲。”这个父亲,也许指的就是当初入驻龙狮后钦点培养李炎哲,但却无法阻止交易发生的郭士强指导。“肯定是舍不得。不管是从团队角度还是个人角度,我都是很舍不得。李炎哲就像是自己的孩子一样,但是没办法。”李炎哲的离开让郭士强指导“5年把龙狮打造成强队”的目标原地踏步,但却让新疆男篮争冠的底气多了几分。本赛季以26胜6负排在联赛第2的新疆队,唯一的短板大概就是除了吴冠希,没有一个高大可靠的本土五号位可以在轮换阶段撑起防守,以及在内线保护受伤后腿脚不利索的阿不都沙拉木,而护框和篮板都是联赛拔尖水平的李炎哲,无疑是新疆男篮最好的夺冠拼图。为什么龙狮愿意为新疆男篮做嫁衣?许多媒体评论其实都点出了这并非竞技层面因素,而是龙狮队的财务状况紧张。比起胜利,能不能活下去才是重中之重。经营体育俱乐部从来就不是好做的生意,这不但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还是一个巨大的吞金兽。前些年职业体育赛事大热时期,有大量的私营企业主想要搭上流量风口做些什么,一大批腰缠万贯的金主在职业体育领域开疆拓土,2017年成为上市公司的龙狮队就是其中之一。但不论整个行业再怎么野心勃勃,也无法改变运营职业球队这个生意不好做的客观事实。翻看龙狮队当时的招股书,可以看到里面提到了三样所谓的“护城河”,行业准入壁垒、人才壁垒和资金壁垒。翻译一下大概就是,CBA球队没有升降级,具有稀缺性,各支球队拥有的核心球员也具有不可复制的价值,同时运营球队又是一件需要大资金才能玩得转的事情,这三样特质构成了CBA球队的价值地基。但我们从今天回看,这三件事情好像都被证伪了。2017年久事集团收购上海大鲨鱼只花了6.5亿,一支CBA球队并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值钱。而核心球员资产方面,也是一代版本一代神,来去匆匆的事情,就拿当时2017年龙狮队在招股书里官方认知的几名核心球员来说,鞠明欣去了湾区翼龙之后现在无球可打,郑准退役,朱旭航、范子铭、李学林也都早已离开龙狮,只剩郭凯还留在球队......范子铭或者说,只有最后一件事情确实说得对,没有大资金的确无法在职业联赛生存下去。龙狮队每年投入在维护球队日常运营的费用远超想象,自从2017年上市披露财报数据以来,这个数字从最初的7000万人民币逐渐攀升至2022年最后一次披露的9800万,其中在2018和2019年甚至破亿。更重要的是,单纯靠运营球队很难做到收支两端的平衡。虽然在2023年的半年度报告中披露,龙狮队扭亏为盈做到了819.26万元的利润,但整体情况仍然是亏多赚少。而且,现金流才是我们评估运营健康程度的金标准,这个数字在2023年的半年报中是-107万元。从2017年开始到2022年结束的这6年里,龙狮队的现金流只有3年回正,如果我们把这些数据加总,可以发现这里面存在7030万元的资金缺口。即便我们剔除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2020年负7600万元的特殊因素,龙狮队5年的运营结果也只是570万元的现金回流,相当于勉强的收支平衡。由此不难看出,经营体育俱乐部始终不是一件能轻松盈利的事情。在疫情之前大环境景气度高,泡沫没有被戳破的环境还能说靠着强大的“干爹”注资拆东墙补西墙。2017年龙狮队上市伊始,老板钟乃雄认为CBA正在进行波澜壮阔的市场化改革,依托中国球迷的大市场应该是会追赶NBA球队市值的脚步。但事实证明CBA的市场化改革并不如预期般顺利,联赛收入与NBA的天价版权费相比也只是九牛一毛。钟老板认为龙狮队至少值30-40亿人民币的判断,也被投资者的选择给击穿——龙狮队当年上市的时候市值25亿,2023年底退市的时候27.09亿,6年时间始终没突破30亿大关......上市圈钱失败,背后的金主也不那么好过,那么体育俱乐部这种“只进不出”的吞金兽,只能想尽办法自力更生了。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一笔现金才是解决燃眉之急的及时雨。虽然CBA规定球员互换之间不允许加入其他筹码,但除了经济因素之外,我们想不到还有什么理由让龙狮有动机去完成这笔“损己利人”的交易......当然,这种“贱卖”核心球员的交易在情理上很难让球迷接受,从崔永熙的发言中就能看得出这的确太令人寒心。但有头发谁又想当秃子呢?如果龙狮队财务状况良好,他们也不至于顶着“里外不是人”的风险去把自己宝贵的资产变卖,落得骂名。我们不妨换一个角度看待这个事情,如果你是俱乐部的经营者,是体面重要?还是活下去重要?我相信在这个不好过的“寒冬”,大家对这样的二选一都深有体会。而且,龙狮队能送走李炎哲就表示,他们还有方法去解决球队遇到的困难。这就像在干涸的沙漠里,你能用金子换到一瓶救命的水,而不是捂着金子等死。近年来随着CBA工资帽制度和交易规则的完善,人员流动不再像联赛初期那样一潭死水,只能靠着关系调动和台面下完成交易。从2018-19赛季到2020-21赛季休赛期出台相关细则,CBA的球员交易人次从42次上升到了62次。而当这种交易流动有了生存的土壤,也许就为一些小俱乐部提供了新的自救之道,如果它们能把青训系统做好,把培养出来的人才在市场上卖出好价钱,再把换回来的球员筹码或者现金作为资源再投入,形成正向的输入和输出的循环,也不失为小俱乐部的生存之道。就像很多欧洲足球俱乐部因为总是能把麾下的年轻球员卖出高价而被称为“黑店”一样,我们不应该把这视作贬义词,这反而是体育俱乐部可持续发展的积极尝试。豪门有钞能力的玩法,小球队也有其生存之道。李炎哲的离开对于龙狮队而言固然可惜,但李炎哲的成长不也是建立在当年把范子铭交易到新疆队的基础之上吗?如果龙狮队能够持续造血,或许也能为所有CBA球队开一个先河,作为球队怎么摆脱股东注资,自给自足的试验田。说到最后,有交易总不是坏事,说明CBA的市场还存在流动性,还有玩得起的人。如果情况是龙狮队想卖李炎哲却卖不出去,连壮士断腕求生的途径都被堵死,那样的CBA才是真的完了。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体育健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