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休闲娱乐

一看见张颂文,我就心里清爽了很多

时间:04-02 来源: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60

一看见张颂文,我就心里清爽了很多

这段时间,毛星火,司马南等人发动的极左舆论攻势,声量很大。也让我看得很是不爽。今天一则趣闻一下子让我神清气爽。知名演员张颂文发了条微博。张颂文发了一条风花雪月的微博。底下有粉丝就调侃他:张颂文也就跟着开了一句玩笑。然而,史上最牛的营销大师雷军,怎么会放过这场好的事件营销机会呢?他马上在微博上回应了。这是一件营销的小趣事。也是微博圈里的一个好玩的事,大家当热闹一看。名人之间的互动,普通人也会很有兴趣当八卦传播。而我同时观察到的,张颂文的惊人微博影响力。你看看他的各条微博的点赞率、转发率、点赞率,都是非常高的。这说明什么呢?说明,作为一个演员天天发些风花雪月的东西,引发的关注远远比这些有关政治的舆论要多得多。比如,你看看微博下充满谩骂和支持者的流量主老胡的微博。这个数据,张颂文远远超过了胡锡进。你再看看天天在指点世界江山的司马南。真正在网上天天关心这些宏大议题的人,其实是极少数。相对于关心演员生活的人来说,他们就是一群社会的另类。当然,包括我也是,天天在怼司马南,怼毛星火,怼各种政策。但我能意识到张颂文的美好,能意识到这么多人对政治无感,对这些家国天下的事不参与的价值有多大。很长时间以来,总是有人在教育我们要关心国家大事。更有一群人,天天呼吁民众,要关注政治,他们说,你不关心政治,政治就会关心你。我对这样的话是嗤之以鼻的。如果是一个大家天天在讨论明星八卦的社会,天天谈怎么搞钱的社会,这是我梦想中的天堂 。我对政治言论,对各种管制主张的言论无比厌恶。甚至我文章的主题之一就是解构政治,让人们不要相信政治,更不要相信政治人物。一个全民不关心政治的社会,一定是一个美好的社会,这意味着政治对他们生活的影响力不大。至少他们还感觉不到政治对他们的影响,他们才会花更多的时间去风花雪月。过往中国高速发展的阶段,就是一个无人关心政治的时代,我甚至有长达十几年的时间,除了偶尔看看新闻外,生活中的内容,都是赚钱,甚至身边没有一个人和我讨论什么政治问题。虽然今天的中国,已经有政治舆论下沉化的趋势,但至少在当下来说,更多的人,对这些东西漠不关心。尽管我们看到在农夫山泉事件中参与者众多,但是这不是常态。即使是司马南坐拥两三千万粉丝,但这些粉丝也不是政治动物,他们生活中也是要以赚钱、生活为主,也不天天跟着司马南搅和。我们得承认 ,司马南成功的呼唤了很多人加入政治讨论当中来。在另一个平台,头条号,他的阅读量就要远超微博。他在抖音号上的阅读量,过百万是常见的事。但对于一个十四亿人口的大国来说,依然是极少部分人。绝大部分人,是沉默的大多数,他们的生活中,没有这些声音,是朋友,是工作,是家庭,是恋爱,是旅游,是风花雪月地追星。一个无比可怕的社会是,人人都加入政治舆论中来。这代表着,政治对每一个人的生活影响非常具体,让他们切身感受到政治的存在,并且有无数的舆论领袖在呼吁他们发出声音。在没有互联网的时代,这些所谓公共讨论,其实仅仅在少数知识精英中发动,即使是秦晖在各个报纸上大谈血汗工厂,但无数农民工根本都不知道。今天,大多数在工厂工作过的人回忆东莞工厂的生活,大多是青春的美好记忆,多少伙伴们的故事,一起流过的汗水,荷尔蒙的各种气息。他们没有被秦晖蛊惑过,这是一件幸事。一些部门,其实太把网络舆论当回事,他们以为这些就代表着主流舆论,其实不然,绝大多数人不关心这些议题。只不过舆论场上总有一种现象,会叫的孩子显然声音特别大。哪怕有再多的人在天天说电商让实体店倒闭了,沉默的大多数们一个月收几十个快递才是主流,她们压根都不会再想回到实体店时代。哪怕有无数的人天天在说直播带货不好,那些大主播的直播间,一晚上就能冲进去上千万人,他们远比这些喷子数量多。但,由于极少数舆论因为其激动的情绪,能制造看起来很大的声量,政府部分好象就认为这是舆论事件,甚至马上免职,马上当作大事件处理,这种反应是激励了这些极端分子。过好自己的生活,努力赚钱,是绝大多数人的常态,他们不关心,甚至也看不懂,这些人在争论个什么。因此,这类消息进不了他们的法眼。这是一个社会繁荣的基础。有人说,人人都关心自己的权利,都关心政治问题,都关心国家大事,会让这个世界进步,这是完全错误的想法。知识分子们,对这个有需求,特别是不参与市场的那些知识分子,因为他们在市场上没有能耐,不能获得与市场经济中成功者一样的地位,因此,他们希望在所谓公共事务上来感受到自己的存在感。他们要让别人认为他是一名真正的精英,然而市场经济不认这个,他只认谁服务消费者服务得多,就奖励谁。知识分子们煽动人们关心政治,其实不过是想让自己成为舆论领袖。真正的权利损失,不需要知识分子们来教。多少农民在面对强拆时,不需要知识分子给他们理论,他们自己就起来反对了。但很多知识分子们,有本事将侵犯权利的事,搞成为为民谋福利的事,比如,要求二次分配,要求政府慈善,要求福利主义。并且,通过他们的带动,发动了一部分舆论场上的强大呼吁声音。其实大部分人并不认可他们,你到广大的农村去看看,人们认为有钱就多消费,没钱哪怕病了不治,也是正常的。他们想都没有想过要有什么全民免费。但这一部分舆论很厉害 ,他先进透过精英系统进行传播,有一段时间,福利主义,甚至是中国主流精英界的共识。而现在他们又在将各种理念向下传播。司马南,正在扮演着这样的角色,正在煽动更多的普通人参与政治。我当然不否认,正确的经济学,也需要传播。但经济学不是政治,经济学是解构政治,经济学是在说,政府的很多手段达不成目的。生活中的常态——市场,是任何问题的最佳解决方案。最佳不是说他是完美,而是说,他比政府干得要好。经济学更多的针对目标,就是这些参与各种政治舆论领袖天天在网上要求政府管管这,管管那的人们。经济学在说,你们这种要求,只会带来恶果。因此,米塞斯曾经说过,如果我当上总统,第二天就会退位。好的经济学,不是政治理论,只是科学道理。科普,可不是参与政治。看到张颂文这么火,我还是很开心,说明中国依然是一个政治化不算很严重的地方,我也希望未来的中国,绝大多数的人,就是风花雪月,喝酒赚钱。无人谈论政治的社会,才是一个好社会。这代表着,政治对生活的影响极小。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休闲娱乐